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优化患者术后疼痛评分策略达到合理疼痛护理

来源:优化患者术后疼痛评分策略达到合理疼痛护理作者:医药卫生杂志社网址:http://www.yywszzs.net浏览数:298 

【摘要】目的优化外科患者术后疼痛评分的评分策略以更好的指导术后的疼痛护理以及镇痛用药时机的合理选择。方法110例外科术后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55例,采用原始的NRS评分策略)和实验组(55例,采用优化的疼痛评分策略),通过比较两组患者对术后疼痛护理的满意度以及护理人员对本次疼痛护理的自评来判断优化后的疼痛评分策略的实用性。结果两组患者对术后疼痛护理的满意度的差异以及两组护理人员对本次疼痛护理自评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实验组患者疼痛护理的效果强于对照组。结论优化患者术后疼痛评分策略有助于疼痛护理的合理实施以及镇痛药物的合理应用,切实提升医疗质量,可在经过严格培训后推广。

【关键词】术后疼痛护理;外科;术后疼痛评分影响因素;术后镇痛管理


前言

 术后疼痛的妥善治疗是评价医疗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虽然护理的水平在不断进步,但许多患者依然在术后有着严重的疼痛,说明我们在术后疼痛管理方面依然有许多需要提升的空间[1, 2]。目前我国对于患者术后疼痛的评估方法主要以疼痛数字评分法(NRS)或视觉模拟评分法(VAS)[3],目前我院多采用NRS法评估患者的术后疼痛以指导接下来的疼痛护理以及镇痛药物使用时机的选择。但是通过长时间的临床实践以及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反馈,我们发现单纯通过NRS法评估患者的术后疼痛并不准确,往往存在许多影响此法的因素使患者与医护工作者都不能准确的评出合理的分数,于是导致过度或者不足的疼痛护理和镇痛治疗。文献报道中提及的影响因素有许多,如:以往的痛苦经历、“可忍受的”和“不可忍受的”痛苦之间的区分、回避极端分值心理、休息和运动过程中疼痛级别不同、病人对自己的苛刻要求、个人疼痛阀值的设定、坚持自己的疼痛评分标准、不愿麻烦医护人员、担心医护人员不信任自己所评出的分数、希望达到应有的疼痛标准、对镇痛剂毒性的担忧、有镇痛药物副作用病史、阿片类药物的药效变化以及医护工作者自身对患者疼痛的偏见等[4]。本实验为优化患者术后疼痛评分的策略,专门培训一部分医护人员的交流技能,令其能在与术后患者沟通时注意揣摩患者的心理,同时以专业、耐心、亲切的态度为患者消除疑虑,并根据实际情况对患者所评出的虚高或者偏低的分数予以校正。以使患者得出更贴合自身实际的疼痛评分,从而得到更合理的疼痛护理以及镇痛管理。

资料与方法

一、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8月-2018年5月在我院普外科收治的术后患者108例,随机分为实验组60例和对照组48例。实验组患者中:男34例,女21例,平均年龄45.2±3.6岁,手术类型:肝、胆手术11例;胃肠手术13例;乳腺手术9例;甲状腺手术11例,其他10例。对照组患者中:男32例,女23例,平均年龄44.5±3.7岁,手术类型:肝、胆手术13例;胃肠手术10例;乳腺手术12例;甲状腺手术8例,其他8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纳入标准:患者均签署本研究知情同意书;年龄≥18岁;患者均手术成功。排除标准:合并重要器官功能障碍;妊娠及哺乳期妇女。本研究经过本院伦理委员会通过。

二、方法

 1、对照组配备未经培训的医护人员、采取传统的NRS评分法进行疼痛评分,并按照实际评分进行疼痛护理以及镇痛管理。实验组配备经系统培训后的医护人员、以专业、耐心、亲切的态度为患者消除疑虑、揣摩患者的心理、在NRS评分的基础上根据实际情况对患者所评出的虚高或者偏低的分数予以矫正,最终得出更合理的评分并按照最终评分进行疼痛护理以及镇痛管理。2、两组医护人员均为患者的每次术后疼痛做详尽记录,实验组医护人员还应记录原始分数和校正以后的分数,并得出校正值。

三、观察指标

 1、出院后追踪两组患者对术后疼痛护理的满意度。分为五个等级:5非常满意、4基本满意、3无特殊感觉、2略感不足、1非常不快。2、患者出院后追踪护理人员对本次疼痛护理的自评。分为五个等级:5对患者本次的疼痛护理感到骄傲、4对患者本次的疼痛护理基本满意、3对患者本次的疼痛护理与平常并无区别、2对患者本次的疼痛护理有所亏欠、1对者本次的疼痛护理感到遗憾。3、记录对照组患者每次的疼痛分数;记录实验组患者每次的疼痛分数以及校正值。

四、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20.0 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 ± 标准差 (`x ±s) 表示 , 采用 t 检验;计数资料采用 χ2 检验。P<0.05 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一、 两组患者对术后疼痛护理的满意度

 实验组患者对术后疼痛护理的满意度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

二、 两组护理人员对本次疼痛护理的自评

 实验组护理人员对本次疼痛护理的自评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

三、 实验组患者不同的疼痛评分所对应的平均校正值

 实验组患者0到10分的疼痛评分的校正值之和(Q)与患者数量(N)的比值Q/N,评分为4-6分的患者的Q/N最大。

讨论

 随着近年来外科术后护理的发展,对于外科患者围术期的护理尤其是术后疼痛的护理与镇痛管理的新标准新理念层出不穷。但是对于护理手段的过多关注往往会忽略治疗策略制定的合理与否,研究发现,大多数的医护工作者按照NRS等评分标准给外科患者进行术后疼痛的评分时,不能充分的了解患者的疼痛强度、也不能完全理解患者的忧虑,导致其评分出现误差,并对之后的疼痛护理与镇痛治疗造成误导[5, 6]。本研究通过优化外科患者术后疼痛评分(NRS)的评分策略以使医护人员在接受系统的培训后给患者一个合理的疼痛评分并且对之进行反复校正,以时之后的护理和镇痛工作更加符合患者利益。在本研究中,实验组的医护人员在优化了术后疼痛评分策略并校正评分之后,患者对于本次住院期间的疼痛护理的满意度比对照组显著提升,同时医护人员对本次疼痛护理的自评也显著高于对照组。这说明优化的术后疼痛护理策略能够更确切的反应患者真实的疼痛水平,在医护人员针对患者的疼痛评分予以恰当的护理以及镇痛治疗后,患者的疼痛状况得以恰当的改善,减少了治疗不足与过度治疗的情况。同时,优化的疼痛评分标准要求医护人员更深入的与患者交流,也加深了患者与医护人员之间的理解与信任,减少隔阂,增进感情,减少了患者的顾虑,对患者治疗的进展以及医护人员的自我评价都起着关键作用[7]。前人的经验与研究表明,提升医护人员的沟通技巧是提升医疗质量最简单便捷同时也是最关键的途径[8],一个称职的医护人员应当努力做到这一点。另外,本研究还发现,疼痛评分为4-6分的患者的疼痛评分的校正值之和与患者数量的比值Q/N明显高于其他分数,可见评分为4-6分的患者一方面数量庞大,另一方面其对于自己疼痛的评价也比其他患者模糊,医护人员根据具体的情况以及影响因素的判断要反复的对其疼痛分数进行评估才能得出最确切的结论。这也与前人的研究结果相呼应[4],因为评分到4分意味着要接受镇痛治疗,而评分到7分意味着要接受加大剂量的镇痛治疗,在接受镇痛治疗与否或者加大治疗强度与否的选择上,患者和医护人员面临着同样的困扰,这也是构成评分影响因素之中的一项。我们的研究证实了优化的疼痛评分策略可以显著提升患者对于在院期间疼痛护理及镇痛管理的满意度,也提升了医护人员对于自我治疗方案的满意度,是医疗质量提升的一种反映,有助于患者的康复以及医患之间的信任。但是本研究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比如医护人员本身的条件也构成了影响因素中的一环,其教育经历、工作经验、社会经验对患者的术后疼痛评分也具有不可否认的影响;另外影响患者以及医护人员满意度调查的因素也很多,如何保证患者以及医护人员不受外界干扰正确的填写满意度评卷也是本研究面临的一大问题。我们会在今后的临床以及科学研究中努力创新、革新,争取在不久的将来做出更加优化的术后疼痛评分策略,以支持临床医学事业的日益进步。


参考文献

[1]Apfelbaum J L, Chen C, Mehta S S, et al. Postoperative pain experience: results from a national survey suggest postoperative pain continues to be undermanaged[J]. Anesth Analg, 2003,97(2):534-540.

[2]Sommer M, de Rijke J M, van Kleef M, et al. The prevalence of postoperative pain in a sample of 1490 surgical inpatients[J]. Eur J Anaesthesiol, 2008,25(4):267-274.

[3]Wikstrom L, Eriksson K, Fridlund B, et al. The clinical applicability of a daily summary of patients' self-reported postoperative pain-A repeated measure analysis[J]. J Clin Nurs, 2017,26(23-24):4675-4684.

[4]van Dijk J F, Vervoort S C, van Wijck A J, et al. Postoperative patients' perspectives on rating pain: A qualitative study[J]. Int J Nurs Stud, 2016,53:260-269.

[5]Chatchumni M, Namvongprom A, Eriksson H, et al. Engagement and availability in shaping nurses' management of postoperative pain:  a qualitative study[J]. Electron Physician, 2018,10(8):7235-7242.

[6]Wikstrom L, Eriksson K, Fridlund B, et al.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descriptions of care experiences and actions when assessing postoperative pain - a critical incident technique analysis[J]. Scand J Caring Sci, 2016,30(4):802-812.

[7]Mackintosh-Franklin C. Registered nurses' personal responses to postoperative pain: a descriptive qualitative study[J]. Pain Manag Nurs, 2014,15(3):580-587.

[8]Burns J, Magee K T, Cooley H, et al. "I feel your pain": a research study addressing perianesthesia health care providers'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toward pain[J]. J Perianesth Nurs, 2010,25(1):24-28.